你听过「温柔生产」吗?生小孩可以不只是「送进医院听医生的」

你听过「温柔生产」吗?生小孩可以不只是「送进医院听医生的」

 

「妈妈躺在产床上疯狂的喊痛,医生和护士不断鼓励她用力,直到脚边传来婴儿的哭声,妈妈脸上交织着汗水跟泪水,微笑的看看自己的骨肉。」

这是生产的过程,一个「没生过小孩的人」心目中的生产过程。实际上,产妇不是只有用力跟叫痛而已。

生产没那幺「自然」:灌肠、扎针、剃毛样样来

台湾大多数的生产,是搭配禁食、打点滴、剖腹等医疗措施。根据妇女新知基金会的整理,在长达好几个小时甚至数天的阵痛中,妈妈需要面对的医疗措施最高高达10项:

胎儿心音监测器:为了监测胎儿心跳,妈妈必须在肚子绑上胎儿心音监测器。但是如果持续的绑着监测器,产妇就必须一直躺卧在病床上,无法翻身。剪会阴:如果是自然产,为了避免妈妈的会阴被婴儿撑裂,医生会替产妇在阴道口剪一刀,让婴儿比较好出来。对医生来说,平滑的人造伤口,比起被婴儿撑裂的不规则伤口,更容易止血缝合,也比较不容易感染,或造成尿失禁。剃阴毛:为了避免阴毛造成伤口感染,或方便医生缝合伤口,有的医生会先剃除妈妈所有的阴毛,有的则只会剪掉靠近阴道口的阴毛。灌肠:如果是自然产,为了避免产妇在出力的时候,不小心大便在产台上,或避免婴儿沾到大便受感染,会先灌肠将体内大便清出;另外也有一派人士认为,为了方便剖腹手术,也必须灌肠将大便清出。

其他医疗措施还包括禁食、打点滴(打葡萄糖水补充养份,或是紧急时施打药物)、药物催生、压肚子(如果是自然产,护理师会透过外力,协助把胎儿「压」出来)、人工破水、剖腹产。

从2003年就开始倡导温柔生产的台湾助产学会理事郭素珍表示,目前,产科医师已经减少剃阴毛、灌肠、禁食等WHO已经建议不必要的措施,但大多数的医院还是要求孕妇全程绑着胎儿心音监测器并打点滴,如果是自然产,大多数医院也仍然坚持剪会阴并推肚子。

根据国民健康署2012年~2013年所进行的调查,已婚女性生产方式以自然产最高,占 65.31%,其次是剖腹产,占33.41%,而「自然产失败后改剖腹产」只占1.28%。

但关键评论网实际访问了六位在2016年~2017年生下宝宝的产妇,六位受访者中,就有五位剖腹,其中有四位原本都打算自然产,是被送进医院,经过医师建议后,才临时接受剖腹。

而在待产的医疗措施中,最不可避免的是打点滴、持续监测胎心音及禁食。六位产妇都经历过打点滴、测胎心音,另外有五位产妇表示待产时曾禁食。

回想起生产经验,大部分的受访者都表示,对医院的态度还算满意,尤其感谢护理师产后的细心照顾。去年9月生产的禹甄就表示,回家后,医院还会打电话到家里关心产后状况。2016年4月生下宝宝的Xandra则分享,刚生完在恢复室休息时,护理师观察到她身体发抖,主动替她盖上热毯子。

医生边开刀边骂:「妳胖太多了,很难接生」

然而,并不是所有的产妇都如此幸运。

去年7月生下孩子的朱子甄,是访问的六位产妇中,唯一对生产过程充满怨怼的。朱子甄预计自然产,被送入医院、打了催产针、灌了肠,待产超过六个小时后,阵痛开始变得频繁,连护理师也察觉到。但医师看了之后,却只是冷冷的说,「如果妳这样就已经受不了了,就打无痛(针),不然就开刀,」医师还补充,「如果妳打无痛的话,可能再六个小时都生不出来,打完无痛如果生不出来还是得要开刀。」直接建议病人走剖腹这条路。

朱子甄最后选择剖腹,但在手术台上,医生却不断责备她太胖,「医生念我胖太多所以很难生,一直骂一直骂。」宝宝顺利产下后,不必再接受医生的语言压力,但腹部被麻醉睡着这段期间,身体被做了哪些医疗措施,朱子甄完全没被告知。她说,被转到一般病房养伤时,「不知道我先生为什幺要帮我换尿袋,后来他才告诉我,妳现在插着尿管。」

访问的过程中,也发现,并不是所有产妇对于医院要做什幺措施,都完全明白。部分产妇是在入院待产时,签署一张同意书,告知有哪些医疗措施,但护理师也没有时间详细说明做或不做这些措施会有什幺结果,有的则是产妇趟在床上时,被告知一声「现在帮你剪剃阴毛喔」就开始动刀。而面对未知的医疗措施,访问到的产妇大部分都觉得,反正交给医生就好。

温柔生产:产妇想要怎幺样的生产,都该尊重

但是,有些妈妈不甘只是让医生决定自己的生产过程,也担心向朱子甄一样,在产痛的同时还得面对缺乏耐心的医师。

2013年,一群产妇发起生产改革运动,强调产妇应该有权利「选择怎幺生」,面对生产时无数的医疗措施,产妇也至少要有「知的权利」。2014年,这群产妇共同成立生产改革行动联盟,提倡她们所期待的「温柔生产」。

目前「温柔生产」依照生产地点的不同,大约可以分成「医疗院所生产」和「居家生产」,但无论是哪种,都不会偏离这三个重点:

1. 接生者尊重多元的生产形式,包括低医疗介入的生产

多元的生产形式包括生产地点多元(可以是家中、医院或诊所)、接生者多元(可以是医生,或是以接生为专业的助产师)、生产方式的多元(要做哪些措施、有谁陪产等等)。

在目前大多数生产都是在医院、高医疗措施的状况下,生产改革行动联盟积极推行低医疗介入的生产方式,他们想要告诉大众,在许可範围内,就算没有那幺多医疗措施,也能安全的生下孩子。

2. 产妇充分了解生产过程、风险

当生产方式变得多元,选择哪些形式、选了哪一种会有什幺影响、可能有哪些需要承担的风险,产妇都应该充分了解,能判断出哪种适合自己与孩子。

3. 产妇与接生者必须沟通

为了对生产有充分了解,选择出最适合自己的方式,产妇与医疗人员必须深入沟通、讨论,产妇可以提出自己的需求,医疗人员可以提供专业建议,但最重要的是彼此平起平坐、互相尊重。

相较于其他产妇每次做产检顶多15分钟,生产改革行动联盟成员谌淑婷就说,「想要温柔生产的妈妈需要不断跟医生、助产师沟通,像我每次都是半小时以上到一小时。」

讨论出最适合的结果后,为了避免妈妈生孩子时痛到神智不清、做出违反自己意愿的决定,不少孕妇还会用「生产计画书」注记所有的讨论结果。

在医院的温柔生产:产妇不会觉得「我是病人」

生产改革行动联盟的成员陈钰萍,本身就是位妇产科医师,自己也生过小孩。目前,陈钰萍就在她任职的诊所,提供温柔生产的服务。

产后忧郁不是妈妈的专利!夫妻都该注意的防忧妙招

陈钰萍所推崇的是完全自然、低医疗介入的生产方法,在接生时,陈钰萍尽量不剖腹、不剪会阴、不灌肠。而且,只要情况稳定,产妇送进诊所后,也不需要全程绑着胎儿心音监测器。对她而言,会捣乱生产进程的减痛针、催产药,她也都不建议使用。

而2017年在美国西雅图自然产的吴小姐,也分享了他在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医学中心生小孩的经验,医院与病人互动的状况,非常接近温柔生产要求的「多元、了解与沟通」。

对吴小姐而言,每次产检跟医生会面后,都是他心情最好的时候。「跟医院的会面过程,并没有『我是病人』的感觉,而是了解这是身体的一个很特别的过程和经历,如果你的身体状况都是正常,医生的角色就只是谘询。我们的医生非常正面开朗,每次当我很担忧自己身体状况,她都会很清楚地解释。」

吴小姐分享,西雅图政府会要求第一胎的父母上七堂「新手爸妈课」,课程内容包含:生产流程、另一半如何协助减轻阵痛、阵痛时的呼吸法、準备生产计划等。生产前,吴小姐也撰写了自己的生产计画,包括多少人进产房、是否要打减痛药、是否要穿自己的衣服生产、是否要另一半剪脐带等等,都可以跟接生医生讨论。

而实际生产时,医院没有替吴小姐灌肠、剪会阴、剃阴毛,医生也不会主动建议剖腹,虽然戴上了胎心音监测器,但是这家医学中心所提供的,是可以让待产妈妈自由下床走动的机型,不需要被绑死在产床上。

在家的温柔生产:在妈妈最熟悉、最自在的地方,迎接孩子

生产改革行动联盟另一位成员谌淑婷,则分享她「在家生小孩」的温柔生产过程。怀孕时,谌淑婷除了花许多时间与产检的医生、即将为她接生的待产师沟通,确认自己是低风险的产妇,并安排好紧急状况时后送的医院。此外,谌淑婷也自行「进修」,在产前报名了生产课程、孕妇瑜伽。

待产时,因为就在自己家,她可以自由移动,在淋浴间(有的产妇会利用淋浴或泡澡减缓产痛)、产球(类似瑜伽球的硅胶大球)、地板上来来去去,或趴或躺,寻找她最舒服、最能减缓产痛的姿势。

生产当下,只有助产师、她的伴侣,跟几位有生产经验的朋友在场,整个生产过程,由助产师引导、协助,伴侣与朋友则帮忙递开水、擦汗,提供精神支持,一同在这个她最熟悉的环境,迎接她的孩子。

你听过「温柔生产」吗?生小孩可以不只是「送进医院听医生的」
此图为示意图,并非文中受访者的居家生产照片。Photo credit:SignijaP @ Wikipedia CC BY-SA 4.0
温柔生产不用花大钱,比一般生产更便宜

由于温柔生产的妈妈有较高的自主权,很多人以为,温柔生产要花大钱才能达成,也可能生得比较快,但其实,温柔生产比一般生产还便宜,但生产速度则不一定。

其实生小孩本身,无论是助产师接生、医生自然产、非自愿的剖腹,都有健保给付。生产时大部分花费,是用在全额自付的减痛针、住院病房升等或是自愿剖腹。因此不用减痛药物、不剖腹的温柔生产诊所自然会比较便宜,而根据谌淑婷居家生产的经验,在家生孩子需要準备的主要就是浴巾、防水垫等,并不会花太多钱。

但在生产速度上,生产改革推动联盟所推崇的「低医疗介入生产」则不一定比较快,由于不用催产药、不剪会阴、非必要不进行剖腹,而是等待产妇的贺尔蒙自然作用,加上现代女性常常久坐、缺乏运动,有时会造成骨盆无法快速开展,因此低医疗介入的生产的速度有时比较慢。《康健》杂誌52期也报导,拥有12年经历的妇产科主治医师唐云龙也表示,以前剪会阴的状况下,接生一个小孩只需要2∼3分钟,现在,有必要才剪,唐云龙为了等会阴慢慢产生延展性,必须等上5~10分钟左右。

不是教妳当「医院奥客」:6个QA告诉你,为什幺台湾这幺难「温柔生产」不是拒绝医疗措施,而是釐清每个措施的意义

对于很多人误会「温柔生产=在家生产」,或是觉得温柔生产就是任性的拒绝所有的医疗措施,谌淑婷说,「也许产妇还是觉得要打减痛(针)或者就是想剖腹,我们觉得这些都是可能的,」但她强调,「最重要的是,你知道这些医疗措施的目的,做了会怎幺样、不做会怎幺样,我们所接受的医疗措施是我们完全了解、而且同意的,这也是产妇跟陪产者必须要问的。」无论选择哪一种生产方式,产妇都必须了解生产医疗措施与可能风险,才是为自己负责。

谌淑婷最后为温柔生产下了一个结论,「我们觉得的温柔生产,是产妇、陪产者、助产师、医护人员都能互相尊重。妈妈了解医疗措施的必要性跟风险之后,知道自己有哪些选择,才能选出最适合自己的生产方式。」

台湾大学社会学系吴嘉苓《医疗专业、性别与国家:台湾助产师兴衰的社会学分析》台湾女人,你为什幺不生气?(康健杂誌)《迎向温柔生产之路:母婴合力,伴侣陪同,一起跳首慢舞》生产改革行动联盟卫生福利部桃园医院——剖腹产前灌肠卫生福利部桃园医院——阴道自然生产仍需灌肠吗?

陈钰萍分享瑞典药理学博士乌纳斯・莫柏格的书《催产素:母亲的生理指南》表示,生产是一整套身体机制的互相配合,任何的外力介入(催产药、减痛针),都会破坏产妇体内贺尔蒙的平衡。陈钰萍说,来自子宫收缩的产痛,会引发身体分泌脑内啡、催产素等,如果只是减痛针,反而可能影响母亲神经贺尔蒙的运作,造成产后忧郁、餵奶困难。

但陈钰萍也承认,医学研究目前还没有办法证实,减痛药物与餵奶、产后忧郁有直接的关係。陈钰萍提供了〈Administration of epidural labor analgesia is not associated with a decreased risk of postpartum depression in an urban Canadian population of mothers: a secondary analysis of prospective cohort data.〉及〈Labor Epidural Analgesia and Breastfeeding: A Systematic Review.〉两份研究报告,前者表示「无法观察到减痛分娩与产后忧郁之间有显着关联」,后者则指出「关于减痛分娩与母亲餵奶状况,由于变因众多而且难以控制,许多研究结果是冲突的」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